湖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育儿

拳术训练我差点废了班长的命根子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4 19:27:10

拳术训练 我差点废了班长的命根子(1)

新兵训练在十分寒冷的冬季,如火如荼地进行,战友们的训练热情十分高涨,由于边防老兵退伍缺少兵力,可能要提前结束新兵生活,我们的训练强度也越来越大,星期天也不休息了,抓紧时间训练,我们从班长们的聊天中得知新兵训练到春节前将结束,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新兵生活只有两个多月,当时听了很高兴,想到要下老兵连了,便会过上舒心的日子。后来去了边防连队后才知道新兵生活是幸福快乐的时光。

在前一段时间里,到部队复检身体不合格的几个兵,和自残的一个老乡,军营高强度的训练让他选择了逃避,自残后无法训练,和几个体检不合格的战友,将被送回家乡,在新年将到时,在队列训练中,我因没听清班长的解释,在他重复了三次我仍没做到位后,班长一拳将我嘴里打了几个血泡([原创] 新兵连我差点当了 逃兵 由于想家,又看到战友将被送回家乡,我的思想动摇了,认为这是离开军营的绝好机会,我没有训练,跑到连部去找连长,不当兵了,要回家,经过连长几个小时的开导,仍不能说服我,让我心甘情愿留下来,后来还是指导员的几句话,让我重新思索自己的行为,下午到班里休息了半天,指导员的话震撼了我的心,让我面对苦难,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当兵。我也放心地呆在部队,迎接新的挑战。

由于我当时的冲动,没有考虑到后果,当连长和指导员问我是不是班长打了我时,我便直接将事情说了出来。只是在无形中,参了班长一本,让班长在往后的训练中,经常找我的在,这件事让班长很生气,他认为我是专门去连部告他的状,让他被连长训了,下不了台,为此怀恨在心,虽然他再也没有动手打过我,但从他的眼神中,可以读出他的愤怒。

当听说要教我们打军体拳时,很高兴,小时在家就想练练拳脚,可却没有人教,机会终于来到,想到自己学会后,也会有一身功夫,小时武打片看得太多,总想自己也能练就一身好武艺(等当了老兵时,才觉得自己当时想得太天真,军体拳只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,真正实战搏击意义不大)。战友们都兴致勃勃地来到训练场。在教我们练拳时,班长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机会,给战友们讲解动作要领,总会让我到前面作示范当靶子,在班长讲解时,我知道他是专门找我的麻烦,当我站在他前面,他示范马步冲拳时,我以为他只是简单地示范一下,不会动真格的,所以刚开始我没有防备,没想到班长会用那样大的力,直接一拳将我击退几步后,倒在地上,明知道班长是借机报复,可又说不出口,只能独自咽下这口气,这样的情况又无法向连里汇报,只能吃了个闷盘,有苦说不出。在后来的军体拳训练中,班长总会找我出来做示范,我也总会饱尝一下他的拳脚。我一直在想办法,怎样应对班长无休止的报复。

在训练休息间歇,几个班长也常在一起切磋,偶尔听一个班长在讲,当你被人从后面抱住不能动弹时,该怎样处理,只听清了他说,用脚用力地去跺抱你的人的脚,然后。。。后面的没听清,我也在想好好对付一下班长,不能老让他这样下去,连晚上躺在床上也在想怎样反抗班长的报复,既能让他知道我的厉害,不再这样欺辱我,又要让他和我一样哑巴吃黄莲 有苦说不出。我将平时训练的一招一势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过滤,总是没有好办法,觉得那些招数都没有用,不能运用到真正的搏击当中去。可我不甘心就这样被他玩弄, 报仇 的想法一直在心头生根。

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有一次训练间歇,班长居然用他和其他班长吹牛时的那招,从后面将我手和身体死死地抱住,班长还没开始讲解时,那位班长的话,一下从我脑中闪现,我的大脑在那一刻飞快地转动,不再考虑后果,提起右脚用尽全力地一脚跺在班长的脚上,刚跺完的同时,班长还没反应过来,条件反射地松开手时,我又将全身的力全都聚集在屁股上,用力地向后一蹶,我的屁股用力地撞在他的裆部,将他撞倒在雪地里,手捂着裆,痛苦地皱着眉,在地上卷着身子,动弹不得。战友们鸦雀无声,呆呆地看着班长,看到班长这样,吓了我一跳,怕自己这一下断了他的根,或者将他撞伤,我开始害怕起来,班长在地上躺了一会儿,强忍疼痛站了起来,喊声 解散,原地休息 。然后回到班里,后来的训练是新兵连替补班长来完成,我的心里直打鼓,生怕班长有个三长两短,那一刻从报复后的快感,转换成了担心和害怕。

训练结束后,回到班里,看到班长没什么大问题,我还是硬着头皮去问班长好了没?班长确实如我想的那样有苦说不出,只能强装笑脸说没事,你这次反应很敏捷,达到了出奇不意,攻其不备的效果。可从他痛苦的表情看出,他还是很难受。后来见他走路都还有点别扭,看来伤得不轻。又怕他以后再报复整我,我只得和另一个老乡合伙买了条 红梅 烟送给排长,让排长将我从十一班换到了九班,离开了那个住了二十个人的房间,来到只有十人的屋子。由于有排长的关照,那位班长后来也没有再找我的麻烦,他将我的嘴里打起几个血泡,我差点撞断坏了他的命根,两清了,谁也不欠谁的,后来听九班长说,如果不是那班长脚痛弯腰,减少了我那一撞的力,不然要将他的睾丸撞破,他就只能当太监了,想想后果很害怕。从此我也不再那么恨他,毕竟战友一场,是他将我从社会青年,转变成一名军人。

在新兵训练后期,紧急集合也没有以前那样多,加上逐渐习惯了部队紧张的生活,开始觉得军营生活有点乐趣,可又将结束新兵生活了,当即将分兵的时刻,排长要求我们主动申请到艰苦的地方,到边防一线去站岗放哨,我不知边防一线有多艰苦,但大家都热血沸腾地写了决心书,都要求去边关,我也主动要求去艰苦的边防,好好锻炼自己的意志,为祖国和人民站岗放哨。分兵时,我被分到了江巴斯边防连,从此开始了两年的戍边卫国的军旅生活,有兴趣的朋友可进我的个人中心,看我曾经发的帖子: 回首边防轶事系列 。当时有个巫山的老乡,主动申请留在新兵连,血气方刚的我对他的选择不屑一顾,觉得炊事班没有前途,千里迢迢来到部队,居然愿意去当个做饭的 伙头军 ,从心底有些瞧不起他,后来证明这战友太有眼光,等我们守了两年边防,受了两年苦后,他却舒舒服服地在博乐过日子,先当上士,后来又去学驾驶,等我们退伍一年后,他又在部队转了志愿兵。真佩服他当时的选择,眼光太长远了,等我们后悔时,早已时过境迁。

现在想起当年的选择,觉得自己做得很对,到艰苦的地方呆了两年,对我的磨砺太多,让我从容地面对人生中一个又一个的挑战。

自动水肥一体化
手机扎金花
自动点胶机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