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怀念那位小川兵

2018-12-07 19:40:17
怀念那位小川兵 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,是我国雕塑艺术家刘开渠先生,当年背负全川人民的希望,处心积虑,费时经年完成的杰作。

过后一直矗立于成都万年场。

现在坐落在成都人民公园大门前。

八年抗战,四川出兵多,牺牲重。

当时,平均每十五六个川人中,就有一人在前线作战,川军伤亡人数是全国总伤亡的五分之一。

当时,有“无川不成军”之说。

关于川军,还有这么一个故事:1945年冬天,在川军出川抗战的站万年场,庆祝成功的欢笑声随着鞭炮的硝烟刚刚散尽,茶社夜场散了,下街卖汤圆的王二爸一个离去,他的思绪还沉醉在刚才说书人酿造的意境氛围中。

突然,一个小川兵出现在他眼前,王二爸不由一怔,小川兵十六七岁,他衣衫单薄而又褴褛,面黄肌瘦,好像走了很长的路,满面尘土,又冷又饿。

王二爸误以为是下场口的眯娃子,说你妈等你回来,一直等你到死,都没有等到你!这么冷的天,就穿这么点衣服? “大爷,冷我倒不怕。

”小兵说的是一口川北话,“我就是肚子饿,饿得遭不住了,我想吃一口我们四川的汤圆。

” 王二爸带着小川兵进了门,要正在熄火打烊的儿媳妇赶快煮碗汤圆给这个小兄弟吃。

儿媳玉兰猛抬头,看见小川兵,不禁悲从中来,她想起了她哥。

八年前,他哥当兵出川抗日,至今未回,让她在乡下的娘哭瞎了眼睛。

一碗热腾腾的汤圆很快煮好,端到了小川兵手里。

小川兵的肚子简直就没有底。

冷风嗖地一吹,将挂在门前的那盏红灯笼吹得忽闪忽闪的,烛液顺着灯笼中的那支大红烛炬流下来,在寒风中迅速凝结,像是一颗颗凝固的泪,其状很惨。

小川兵是怎么走的,谁也记不得了。

瑟瑟夜风,很快淹没了他单薄的脚步。

以后,谁也再没看到过他。

此后,小镇上每一家茶楼酒肆,饭馆旅店汤圆铺等等服务业,每晚都留着门,为的是接待在前线牺牲了的几十万川军英魂的回归。

在刘开渠那尊塑像前,我常常流泪,因为反差强烈。

现代化的气味扑面而来,有的人从他身边经过却熟视无睹。

细观那站在高处,手持一支相当低劣上了刺刀的步枪的川军战士,安之若素。

我明白了自己流泪的缘由,诚如大诗人艾青说:为什么我眼中总是饱含热泪,因为我爱你爱得深沉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