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云南再次遭旱灾侵袭部分灾地村民被迫买水喝

2018-12-06 23:15:41

云南再次遭旱灾侵袭 部分灾地村民被迫买水喝

干旱再侵袭 云南遭受干渴煎熬

浦超 昆明报道

连续几年遭受严重干旱的云南省,目前再次遭受旱灾侵袭。连日来,在滇东缺水较严重的一些旱灾地区看到,阳光烤灼着大地,在“旱魔”的肆虐之下,大片的田地张开龟裂的口子,成千上万的河沟断流干涸,无数的牲畜干渴等水喝,成片的庄稼在烈日“烘烤”下枯萎……

宣威市田坝镇吃水村在半山腰上,不少村民从去年冬月就开始背水喝,该村一位村民说,“我们村名就是因为从不缺水而得名,村后面山箐里的水从来没有断流过。但受连续干旱影响,去年冬月就没水了,我们就只能去1公里外的山沟里背水来喝。”

2月20日下午,来到陆良县龙海乡上雨古村,这个小山村地处喀斯特地貌山区,前几年政府补助村民修了许多小水窖。62岁的村民李国方说:“水窖蓄满水够用好几个月,但去年9月以来就没下过雨,早已干涸了。”

乡政府组织运水车每天从10公里外的取水点,将清水运到村里供村民取用,主要保证村里条件较为困难的家庭和学校学生饮用。由于附近没有水源点,大部分村民不得不买水喝。村民海方林家前几天刚花钱买了一车水来,蓄满了他家的小水窖。他说:“去年11月以来 , 我 已 经 花 了600多 元 买 水了。”

20日傍晚,来到离陆良县城5公里左右的青山水库,水库已经干涸很久,水库底部的淤泥已经变成坚硬的土块,土块之间的缝隙可以伸进拳头。

水库附近田地里的小麦、蚕豆等农作物长势不到正常年景的1/3,部分地里的小麦大面积枯黄。在夕阳的照射下,显得有些凄凉。

陆良县水务局局长方文光说,陆良县城供水水源地永清河水库、北山水库仅有水量92万立方米,除去死库容及输水损失,已无水可调,城区14 .8万人目前靠5口深井供水,每天缺水1.2万立方米左右。

2月21日中午,来到陆良县小百户镇老母村,三棵有上百年历史的参天大树矗立在村口,树下有一口井,井底仅有薄薄的一层清水,几个村民正在小心翼翼地舀水。

看着仅有的一点水,老母村委会党总支书记张海生满脸愁容。他说:“这口井有上百年历史了,是全村700多村民和旁边小学近两百名师生的饮水源泉。历史上从来没有干涸过,前年特大干旱也没有。去年9月以来,我们这里一直没有下过雨,这口百年老井里的水越来越少,2月以来 一 天 比 一 天 少 , 现 在 已 经 见 底了。”为了解决饮水难题,老母村委会组织每天组织村民和学生附近几公里外的地方拉水来喝。张海生说:“拉水的地方是个小坝塘,水量很少,多能再维持一个星期。”

在灾区一线看到,小春作物大面积减产已经不可避免,各地群众的饮水困难目前仍在加剧,山区、半山区农村群众的饮水形势日益严峻。当前在云南,如何解决灾区群众饮水难题已成旱灾地区干部群众思考的头等大事。

目前,各地各族干部群众正奋力抗旱救灾,昆明市通过广播、电视、报纸等媒体号召市民节约用水;曲靖市对城区用水限时限量供水,对洗浴、洗车等高耗水行业进行关闭或限量供水;宣威市通过政府送水和发动群众拉水等方式,力争灌满所有水窖、水池,确保群众用水安全;陆良县小百户镇罗贡完小。每天拉两车水来,解决学校360多名师生的饮水难题……

龙海乡党委书记徐俊说:“为了动员村民齐心抗旱、共渡难关,我们鼓励村民通过背、拉、驮、买等各种方式,想办法把家里的小水窖都蓄满水,每蓄满一小水窖,我们给予30元的补助。”

据云南省民政厅向民政部报送的灾情信息,截至2月16日10时,持续干旱已造成13州市91个县(市、区)631.83万人受灾,饮水困难人口242 .76万人,其中生活困难需政府救助人口231 .38万人,饮水困难大牲畜155.45万头。

早餐早点培训
全自动灌装机
废金属回收公司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